山川河畔

里面装满了诗

3.

生活充满艺术

天道好轮回 苍天不饶谁

2.

理论就像一头大象。
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一刻生活就背叛了你。

这一张的两位不能更配了

怒海求生

这已经是失去航行方向的第五天了。在这漫无边际的大西洋上,劳伦小姐饿得两眼发昏,她发誓,如果能成功到岸,一定让父亲,将那个可恶的卑鄙的大副给弄死。那个混蛋竟敢在她掉进海里的时候、扔整整一大桶诱饵!


她转头狠狠地盯着那个臭美国大兵,目光里的怨毒似要将对方穿孔,但那人只是擦着他那柄漆黑的枪杆,感觉到目光后,挑衅地抬头看她。


劳伦小姐几乎就能确定,这个美国佬,是她的仇恨者。原因在于,那个经常来想方设法占她便宜的老色鬼船长。


天知道,为什么这个臭美国佬要看上这个老色鬼,然后来针对她?!


可她根本对那个老色鬼毫无兴趣,她喜欢的、可是黄夫人啊——那位神秘的东方女性,来自中国,家里经营着丝茶生意,没想到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子,也跟自己一样搭上了这座开往美国的邮轮。


从看到黄夫人的第一眼起,她就深陷在了对方神秘的东方美之中。然而,令她愤怒的是,黄夫人的目光,居然落在那个美国佬身上,从未离开。


不能忍受!劳伦小姐愤愤地咬指甲盖,想着怎样才能说服黄夫人放下那份念头,并联合史蒂文先生、再加上那个老色鬼,干掉那个臭美国佬。


但那个美国佬手里有一把枪,还要有鱼钩和闷棍,以及他还有哈伦医生、以及那个法国佬在背后撑腰。 即使他们这边喝酒,也打不过这群流氓。


可恶,真是可恶!!


.......

(脑洞from 今日桌游 怒海求生。   大副→船长→劳伦小姐→黄夫人→大副四角恋, 法国佬跟船长相互憎恨并和史蒂文先生相互喜欢,大副恨的人是劳伦小姐,史蒂文先生是个精神病,恨的是自己,希望跟船上所有人都同归于尽, 哈伦医生是个自恋者,喜欢的是自己,但他憎恨黄夫人)


居无定所的日子。不要害怕。

本来起了一篇叫论赫奇帕奇的自我修养。但是想想,裴小狼这么好看的男孩纸是不会分到赫奇帕奇去的。。

【赖狼】捕捉

裴珍映X赖冠霖

(练笔,大概是小赖负了小狼的心、然后追回来的狗血戏码,ooc)

裴珍映就像一匹从雪地里走来的狼,浑身裹着冰寒,目光生冷得叫人想远远避开。这样的人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他偏偏就这样出现,披着一件沾满黄沙的斗篷,在这莫德小镇的西口,身后是那一望无际的沙漠。

夕阳拖长人的影子,那个少年从街那头笔直地走来,目光一扫将躲在里的宵小扫得无处遁形。每个人敢轻举妄动,即使莫德镇的居民实际上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悍匪,但面对这从死亡沙漠走出的人,没人敢轻易上去尝试。

但赖冠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他走出酒馆,径直走到那人面前,大咧咧地摊开五根手指,然后用他那又低又醇的嗓音开口向那人说出这儿每一个人都会对外来者说的话——

“打劫。”

任谁看他都会觉得他此刻的举动有些傻逼,不管是找一个看起来身无分文的人打劫、还是企图对能在沙漠里活下来的人打劫。总之,每一个在场暗处窥探的人,无不希望看到这个自大狂下一秒被人打翻在地,浑然忘了他们还正躲在角落里怕得不行。

但外来者只是看了一眼,绕过拦路的继续向前走。

暗处传来些嗤笑。这等打劫手法,放在莫德镇居民眼里实在拙劣。真不知道这新来的小子是怎么做到一个月以来每单大赚、跻身当地月收入前三的。

赖冠霖并没有因为裴珍映的无视,而改变策略。他依旧采取堵人战术,却也不见得动手。裴珍映绕开一次,就再堵一次。这样来来回回堵了十来次,终于逼得后者忍耐不住:

“让开。”

“不让。”赖冠霖丝毫不惧眼前这位快把他穿孔的目光,又向前逼近一步。

突然的逼近、而且又是这样被居高临下地看着,一瞬间裴珍映眉头冷到极点。他没想到赖冠霖会跑到这里来找他,眼前的处境,让他有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脑子开始飞速运转、盘算逃跑的路数。

但赖冠霖就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

“不会再让你跑掉了。”裴珍映还来不及细品这话里的意思,下一秒就被赖冠霖搂进怀里。

“裴珍映,把你的心交出来。”

睁眼的时候裴珍映发现自己已经在一座马车上了。他身上的伤口还疼着,此时还被某双臂箍得死死的。裴珍映又面无表情地盯了会儿车顶,然后一脚向后踹去。

“醒了。还好吗?”赖冠霖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同时圈在身上的胳膊更紧了些。裴珍映刚和他打了一架,但他是打不过对方的,这才绑上了车。

“松开。”

“不松。万一你又跑了怎么办。”赖冠霖此时就像个狗皮膏药,怎么撵都撵不走,看起来就像真对他上心了似的。

“赖冠霖,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行为非常很可笑吗?”裴珍映受够了一直独自追逐赖冠霖的背影,所以他选择逃得远远的,到一个赖冠霖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裴珍映,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赖冠霖到后来才知道他错得是有多离谱。他一直以为自己一见钟情的是朴志训,到后来才从朴佑镇那里才得知,原来他当时喜欢上的其实应该是裴珍映才对。但等他知道这点的时候,裴珍映已经跑得没影了。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裴珍映的话无情地抽打在他心上,但他知道,这点痛比起裴珍映当时所承受的、根本算不了什么。这次,他再也不想错过裴珍映了。

“没关系,我会让你重新喜欢上我的。”

“这次换我来追你。”

fin

(对不起一哥,又让你以第三者身份出现了呢→  →)